【末日中的母子】(15)【作者:林少暴君】   另类小说 
字数:1002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第十五章感染与治疗(上)附大姨苏锦云另一版本概念图

  本章有九千字,是我一天之内写出来的。

  而且第十四章是一天前更新的。

  两天两更,这个频率够勤快吧?

  嘿嘿,我知道你们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主角1V3,所以我也在加快速度。
  但是,很累啊。写文章这种事,真的很累,不仅身体累,脑子也很累。
  另外,我自己找了半天的苏锦云人设图,结果有人说不喜欢…

  这个我就真的没办法了,想要在茫茫多的图片中,找到自己心仪的人物概念图,真的太难了。

  唉,只能说众口难调啊,我自己就觉得挺不错的…

  咳咳,总之,再贴上几张苏锦云的概念图吧。

  如果觉得不满意,各位也可以不要在想象的时候采纳,可以换成自己满意的样子。

  这一章是热身,接下来的两章是纯肉。

  嗯…就这样…太累了…我去休息了…

      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整辆大巴车重新开动了起来,外面的丧尸似乎是受到刺激一般,以更加猛烈的阵势围了上来。

  大姨将油门踩到底,停下的大巴重新开动了起来。

  这毕竟是一辆大型车,虽然有大量的丧尸挡住了前方道路,但下一刻就被碾到了车盘底下。

  「小情!爬到上面去!」大姨一边开着车子,一边对我妈妈大声喊道。
  「什么上面?」妈妈一时间愣住了。

  「就是上面的那些座位!你快点爬到第二层去!」大姨头也不回地说,双手紧握住方向盘,用力往旁边打了一圈。

  在大姨的驾驶下,载着我们的这辆大巴拖着沉重的车身往旁边掉了个头,竟然直接朝着街道两旁的楼房笔直前进!

  同时,因为大幅度地急转弯,我们这些人也跟着晃了晃身子。二姨一个没坐稳,差点摔倒。

  妈妈则很快就稳住了身形,开始按照大姨所说的做。

  我们所在的这辆大巴,是一辆双层大巴,除了第一层的座位之外,在上面的第二层也有空间;并且安置了二十多个座位,第一层的人可以通过左右两旁的梯子扶手爬到第二层。

  虽然大家都不明白,为什么大姨要让我妈妈爬到第二层去,但出于对亲人的信任,妈妈动作迅速地通过楼梯爬到了大巴的第二层。

  「大姐,然后呢?」妈妈在第二层对着大姨问。

  「去最前面的位置!」大姨双手死死地抓住方向盘,因为用力过度,手指关节都发白了。但却不忘对我们说道:「小玉!小君!你们也赶紧爬到第二层去!」
  我和二姨没有迟疑,凭着对大姨的信任,各自通过左右两旁的梯子爬到了第二层。而妈妈都已经来到了最前面,都快要贴到挡风玻璃了。

  「都坐稳了!」大姨大喝一声,驾驶着大巴在丧尸群中碾出了一条血肉模糊的路径,笔直地朝着一栋楼房开过去。

  「啊啊啊!要撞上了!要撞上了!」一些胆小的年轻女人看到即将撞在墙上,一边哭着,一边捂住了头。

  大姨疯了吗?虽然这是一辆大型巴士,但如果全速撞在一栋楼房上,估计也免不了报废的下场!

  就在快要撞上去的时候,大姨用力地踩下了刹车!

  「扑通扑通扑通——」一时间,身体撞在地上和座椅上的声音接连响起。车内的人们并没有系安全带,大姨来了这么一个急刹车,在惯性的作用下使得所有人直接往前一倒。

  连我都猝不及防地差点从第二层摔下来,就连妈妈也往前一倒,撞在了挡风玻璃上,发出沉闷的声音。

  「小情!把挡风玻璃给我打碎!」大姨从驾驶位离开,一边说着,一边往第二层爬上来。

  「什么?」妈妈又是一愣。

  然而,当她注意到前方时,一切都想明白了。

  这辆大巴直接在丧尸群中碾出一道血路,然后用最大的速度冲向了一栋楼,但却没有撞上去,而是紧挨着楼房停了下来,只要再往前开个几米,就会撞到墙上。

  而妈妈已经看到对面楼房的阳台了!连阳台护栏上的装饰都看得一清二楚!只要打破了挡风玻璃,爬到大巴的车顶,就能够直接跳到阳台上去!

  大姨此时已经爬到了第二层来,在我和二姨惊愕的注视之下,大姨对着妈妈说道:「肥燕子!别再瞒我了!我知道以你现在的身体绝对能办到!快点!」
  眼下正是生死关头,大姨的语气也变得严厉了起来。

  妈妈心中一惊,果然还是被她发现了,但现在不是顾虑这些的时候。妈妈握紧了她的拳头,准备使出自己的全力一击。

  「简直是一群傻逼!我还以为有什么办法!就凭一个女的怎么可能打破——」一直在期待希望的人们当中,直接有人骂了出来。

  然而事实让人们闭上了嘴。

  「碰!」妈妈的双手无比的纤柔白嫩,但就是这么好看的手,一拳将牢固的挡风玻璃打出了一个窟窿。

  「继续!」大姨对妈妈说道,同时转过头来对后面的我和二姨说道:「快点!到前面来!」

  「碰碰碰!」妈妈使劲全力地打在挡风玻璃上,在强大的力量之下,大巴上层的挡风玻璃被打成了玻璃渣子,散落到车外。

  「快快快!抓紧时间!小情你先爬到车顶去!」大姨喊道。

  这时并没有上演电视剧里的「不!你们先!」这种情节,妈妈面对着我们,很干脆地将身子伸到车外,双手死死地抓住车顶,紧接着用力将自己提了上去,然后将自己的一条腿搭在大巴车顶,最后一个翻身,稳稳地爬了上去。

  「快!小玉,小君!你们赶紧爬上去!」大姨说着,将我和二姨拉到前面来。
  这时,在车顶上稳住身体的妈妈也在上面对我们说:「快点上来!我拉你们!」
  「太好了!」我和二姨激动地差点叫出声来。

  不敢浪费任何一秒钟,我和二姨效仿妈妈刚才的动作,开始往大巴车顶上爬。
  车内的人们也纷纷反应过来,在绝望之后又迎来了希望,使得他们爆发出了所有的潜力。

  无论男女老少,或者是怀孕的孕妇,纷纷离开座位,争先恐后地往第二层爬;一位身材比较瘦弱的年轻人从人群中穿过,双手刚刚放在梯子上,还没来得及往上爬,就被人从后面抱住,拖拽到了一边。

  「别着急!一个一个的来!」大姨看到人们逐渐混乱,大声喊道。

  但是,在这种慢下来就会死的情况下,没有人会听大姨的。

  周围的丧尸们愈发地狂躁,它们将大巴车团团围住,甚至由于丧尸过多,已经在大巴的周围形成了小小的斜坡。

  没错,丧尸们用自己的身体堆出了一个斜坡!如果按照这个势头下去,后面的丧尸甚至可以直接踩在同类的身体走到大巴车顶上!

  大姨注意到这些,瞬间脸色一变。

  「快点!动作快点!」大姨转过身来,不再去管已经产生激烈冲突的人们,而是对着我们说道。

  妈妈左手抓住二姨,右手抓着我,用力地将我们提了上去。

  我和二姨在妈妈的帮助下顺利地爬到了大巴车顶,而这时,大姨也马上爬了过来,妈妈又连忙过去拉她。

  「快!快点!跳到对面阳台上去!」大姨刚刚被拉到车顶上来,一边喘着气,一边对我们大声喊道。

  而车内的人们,还在为谁先爬到第二层而争执不休,甚至是拳脚相向。
  我们望着大巴正前方的阳台,离我们并不远。只需要助跑之后全力一跃,不出差错的话就能用手抓住阳台护栏,然后再爬到阳台上去,就能顺利逃脱了!
  但如果有所失误,没能抓住护栏,就会直接掉下去,摔个半死然后被丧尸吃掉。

  「我先跳过去!然后你们跳过来,我接你们!」妈妈果断地说道。

  大姨二姨在这种紧要关头也没有相互争让,直接点头同意,让妈妈先跳。
  「小心啊,妈妈!」我担心地说。虽然我知道妈妈的身体经过强化,但还是怕她失误。

  妈妈对我露出了一个放心吧的笑容,然后向后退了几步,准备助跑。

  深呼吸了几下,在四周丧尸们的嚎叫声中,妈妈全力地奔跑了起来,然后纵身一跃,朝着阳台跳了过去。

  这一跳,让我们的心都颤了一下。

  幸好,妈妈并没有让我们失望,她的双手牢牢地抓住了阳台边的护栏,紧接着抬起身子翻了过去!

  翻越护栏后,妈妈站在阳台上,看着我们,大声说道:「快点!快点跳过来!我接着你们!」

  「小君,该你了!」大姨拍了拍我的肩膀,说道。

  我并没有推辞,点了点头,往后面退了几步,然后用尽全力地向前冲刺。
  就和妈妈刚才一样。

  不得不说,人的大脑很奇怪,在这种紧张关头,我理应感到恐惧和犹豫才对,但直到我跳起来的那一瞬间才在脑海里想起来:万一没跳过去怎么办?

  担心的一幕并没有发生,我的双手死死地扣在了阳台护栏上,妈妈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抓住我的双臂,将我拉了上去。

  当我的身体翻过护栏,站在阳台上时,宛如重获新生一般。

  「大姐!二姐!快点跳过来!」妈妈将我拉上来之后,又连忙对大姨二姨喊道。

  「这就来!」大姨露出了一个欣喜的笑容,因为自己的面前就是生路。
  可是下一刻,大家的喜悦瞬间被冰封住。

  「吼!」一头丧尸从大巴车后面爬了上来,身上的肉组织已经腐烂化脓,散发着令人恶心的臭味。

  「大姐二姐!后面!!」妈妈歇斯底里地对她们喊道。

  可是,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四周到处都是丧尸们的嘶吼声,因此,一头丧尸爬了上来,所制造出的声音完全被掩盖住。

  更何况这头丧尸的速度极快,大巴车顶又并不大,仅仅只是呼吸间的功夫,这头丧尸就冲了过来。

  并从身后将大姨扑倒在地。

  「啊啊啊!」大姨下意识地尖叫了一声,当她反应过来之后,自己的肩膀已经被丧尸咬住。

  「大姐!!」妈妈和二姨惊恐之下,声音都变了调。

  「大姨!」连我都吓得脸色苍白地看着大姨,难道说大姨会就这样死在我们面前吗?

  二姨虽然惊恐,但并没有吓得无法行动,她直接冲了过去,双手死死地勒住丧尸的脖子,并向后拉扯。

  「妈的!」即使是大姨,也在这种情况下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。有二姨在一旁牵扯,大姨不顾自己血淋淋的左肩,抬起手枪瞄准丧尸的头。

  「闪开!」大姨这句话是对二姨说的。

  二姨连忙松开丧尸,身子往下一蹲。

  「碰!」大姨扣动扳机,一颗子弹在近距离之下,贯穿了丧尸的头。

  「大姐!快点!快点过来啊!」妈妈看到大姨肩膀上被丧尸咬出的伤口,眼泪如决堤一般往外流了出来。

  被丧尸咬到意味着什么,所有人再清楚不过。

  「小玉!我们快点跳过去!」大姨忍着伤口站起来,在二姨惊恐的注视下说道。

  「可是…大姐…你的伤…」二姨因为悲痛和惊恐,已经连话都快说不清了。
  悲痛,是因为自己的大姐被丧尸咬到,这就意味着她会在不久之后也变成丧尸,从此成为一个没有人性和理智的怪物。

  惊恐,是因为不知道大姐什么时候变成丧尸,如果现在就变的话,自己也会被咬。

  可是大姨现在看起来还没有异样,她恼怒地说:「别磨蹭了!其他的带会儿再说!赶快确保安全才是首要的!」

  说完,大姨用力地奔跑,然后跳向了阳台。

  早已等候多时的妈妈用了地抓住了大姨的双手。

  二姨眼神复杂地望着大姨,可此时,另一头丧尸也爬了上来。

  这一次,二姨察觉到了。

  「二姨!快跳过来啊!」我对着二姨大声吼道。

  二姨身后的丧尸速度并不快,至少比刚才那头要慢许多,但只要二姨有片刻停缓,也会和大姨一样被咬伤。

  二姨咬着牙,在身后丧尸的逼迫下,迈动着自己一双长腿,奔跑了起来。
  大姨刚刚翻过护栏,二姨就已经跳了过来。

  「抓紧了!」妈妈大半个身子都伸出了阳台,用力地抓住了二姨。

  二姨现在的身体被吊在半空中,她在跳跃的时候没有算好距离,所以并没有抓住护栏边缘,如果不是妈妈将身子伸出阳台,连二姨的手都够不着。

  「别慌!我这就拉你上来!」妈妈说着,用力地将二姨的身子往上提。
  可是,大巴车顶上的丧尸却不依不饶地朝着二姨直奔而来。

  「唔…呜呜!」丧尸的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吼声,然后在我和妈妈的注视下,竟然一个飞扑,朝二姨扑了过来。

  「啊啊啊!」二姨的双腿被这头丧尸紧紧抓住。十根腐烂的都露出白骨的手指抓在二姨的长腿上,指甲划破了丝袜,挠破了肌肤。

  「吼!」丧尸似乎是因为抓住了目标,显得格外兴奋,张开恶臭的大口,咬在了二姨的腿上。

  「啊啊啊!快救我!」二姨发出凄惨的哀嚎,她的腿正被一头丧尸啃食着。
  「碰!」一声枪响!是大姨在旁边开枪了,她右手保持着持枪射击的姿势,左手捂着自己流血的伤口,额头上遍布了汗水。

  抓住二姨的丧尸被一枪爆头,死抓不放的手也随之松开,然后掉了下去。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当二姨被拉到阳台上后,所有人都像是虚弱似得靠在护栏上,就连我,也因为精神过度紧张而感觉头有点疼。

  至于装满了幸存者的大巴,由于一直在争抢谁先爬到第二层,展开了暴力的冲突。

  然而可笑的是,直到一头变异后的犀牛将大巴撞到,所有人都被丧尸淹没后,他们都没有争出个结果。

  大巴内的幸存者们被丧尸咬死前的惨叫听起来非常的可怜与凄惨,但我和妈妈、大姨、二姨、连看都不想看他们一眼。

  因为我们已经麻木了,再怎么凄惨的叫声,听多了之后就会觉得习惯。
  眼下最要紧的,是大姨和二姨。

  二姨侧躺在阳台上,双腿蜷缩在身前,她腿上的伤口正往外流着鲜血。
  大姨靠在阳台后方的门上,门后面应该就是一间客厅,但我们没有钥匙,只能暂时躲在这阳台上。

  大姨肩膀上的伤口还在流血,一路往下流,染红了胸前和腹部,有的直接滴在阳台上。

  「大姨…二姨…你们…」我看着沉默的大姨二姨,脑中一片空白,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  是啊,这个情况,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,该做什么了。

  妈妈流着眼泪,靠在阳台护栏上,身体不停地抽搐哭泣,眼泪滴落在阳台上,和两位亲姐姐流出的血成了明显的对比。

  「大姐…」二姨靠在阳台上,双眼无神地看着天空,喃喃道:「你开枪杀了我吧…我不要变成怪物…」

  二姨现在已经绝望了,之前和何耀山他们一起被困在酒店里的时候,她没有绝望,后来遇上妹妹苏亦情,她有了希望。

  然后姐妹三人重聚,可没多久,在撤离城市的时候,整支队伍被丧尸和丧尸巨象摧毁,又陷入了绝望;大姐好不容易在绝望中找出生路,结果在跳到阳台上时被丧尸咬到,又彻底陷入了绝望。

  这一次,二姨已经不抱希望了。无论是如何的困境,至少有突破的可能性,但自己已经被丧尸感染,只要再过一阵子,就会变成丑陋的怪物。

  大姨没有回答二姨,而是将手枪扔到一边,背靠着房门,任由肩膀上的伤口往外流血,看着我妈妈,声音虚弱地问道:「肥燕子,大姐想问你一些事,都这种时候了,你就不要骗我了,好不好?」

  大姨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,声音虚弱,而且要命的是,流出的鲜血逐渐变黑,而且有一股令人恶心的臭味,这些正是快要变成丧尸的预兆。

  「大姐,你问吧。」妈妈哭着点了点头。

  「我问你,你的身体,是不是强化变异过?」大姨的声音已经断断续续的了。
  妈妈看着大姨的双眼,此时的她已经不想再对自己的姐姐隐瞒什么了,点头承认了。

  大姨得到回答后,虚弱的身体不知道从哪儿来了一股力量,支撑着她挪动身体,来到妈妈身旁,并且追问道:「告诉我!你是怎么变异的?!」

  妈妈看到大姨的双眼中充满了兴奋,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她老实地回答:「十几天前,我和小君躲在家里,没有吃的了,我就出去找吃的,在超市里被一头丧尸咬到,然后有一种很痛苦的感觉,就晕了过去,醒来之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。」

  「你说的都是真的!?」大姨突然用手抓住了妈妈的肩膀,双眼兴奋地几乎要放光,甚至都无视了自己肩膀上的伤口,又问道:「母乳呢?!你变异之后,身体有没有分泌出母乳?」

  妈妈被大姨的问题给问住了,为什么?为什么她好像是知道自己身体会分泌母乳?

  「有…有…」虽然满肚子的疑问,但大姨都快死了,妈妈也不想对她有所隐瞒。

  大姨的手紧紧地抓着妈妈的肩膀,苍白的脸庞竟然浮现出了红晕,这并不是因为害羞,而是激动的脸都红了。

  「对了…没错…符合…全都符合…除了最后一条…」大姨兴奋地看着妈妈,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话。

  二姨此时也转过头,疑惑地看着大姨。

  大姨此时深呼吸了一下,因为紧张,额头又冒出了汗,咬着自己的嘴唇,在纠结了片刻之后,她看着我妈妈的双眼,严肃地问道:「肥燕子,我要问你最后一个问题,你一定要老实告诉我,因为这关系到我和你二姐究竟能不能活下来。」
  妈妈一听居然有办法让大姨二姨活下来,眼泪瞬间止住,欣喜若狂地回道:「什么问题!?快问!只要能救你和二姐,我一定老实回答!」

  我也在一旁激动地看着大姨。

  大姨深深地咽了一口口水,沉声问道:「你在变异之后,有没有和小君发生性行为?」

  「啊?」妈妈和我,包括二姨都愣住了。

  「大…大姐…你为什么这么问?」妈妈声音颤抖着问。虽然她很想救自己的两个亲姐姐,但与我乱伦这一禁忌事实很有可能被掀开还是让她一时间有所犹豫。
  「老实回答我!你在变异之后,有没有和小君发生男女之间的性行为?!」大姨紧紧地抓住妈妈的手腕,沉声问道。

  「我…我…我…我…」妈妈额头上的汗水都流到了脸颊上。

  「回答我!我和小玉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能不能如实回答了!」大姨不肯让妈妈有所迟疑,接二连三地问道。

  二姨目瞪口呆地看着大姨和我妈妈,连自己腿上的伤都忘了。

  「我…我…我…」妈妈转过头来,看了一眼二姨,当她看到二姨腿上流出的血已经全部变黑并且散发出恶臭时,妈妈狠下心来,承认了。

  「有!」妈妈点头说道。将我们母子二人的秘密说了出来。

  「小情…你…你居然…你们母子两个居然…」二姨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。
  大姨却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,而是低下头,低声呢喃道:「对了…全都对了…身体机能加强…分泌母乳…对血亲有性冲动…」

  「快点!肥燕子!把衣服脱掉!」大姨猛地抬起头来,对妈妈说道。

  「什么!?」妈妈大吃一惊。

  大姨一副等不及了的样子,双手直接抓住妈妈的衣角,然后用力地向上掀起,露出了妈妈的内衣。

  「大姐!你干什么?」妈妈连忙用手去制止她。

  大姨就像是一个色狼似得,直接扑在妈妈身上。她一边用手去扒我妈妈的衣服,一边解释道:「肥燕子!快点!现在只有你的奶水能救我和小玉了!」
  「我…我的奶水?」妈妈本想制止大姨的双手,但经大姨这么一说,动作一下子停了下来。我也打消了想要推开大姨的念头。

  大姨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妈妈的胸部,兴奋地说:「没错!肥燕子!你知不知道你所感染的不是什么普通病毒!而是C3!」

  「C3?」妈妈的脑袋已经反应不过来了,任由大姨将她的乳罩一把扯下,弹出她那对白花花的大奶子。

  「没错!C3!我当时也参与了研究,对其再了解不过了!只要喝下你的奶水,就能够消除体内的丧尸病毒!虽然有一系列的副作用,但现在顾不了那么多了!」大姨说着,双手用力抓住我妈妈的奶子,张开嘴,含住了妈妈的乳头。
  「唔!」妈妈浑身一颤,双手抓住了身后的阳台护栏。

  「妈妈!」我看着妈妈被大姨含住乳头用力吮吸的样子,心中竟然有些生气。
  「小君…妈妈…嗯…没事…只要…嗯…能救她们…」妈妈背靠在护栏上,不知道是因为紧张,还是因为别的什么,声音居然有些发软。

  这时,二姨拖着虚弱不堪,即将向丧尸转变的身体,在阳台上爬了过来:「大…大姐…你说的…是真的?只要…喝了…小情的奶水…就能…不变成…怪物?」
  大姨含住我妈妈的奶头,像婴儿一样用力吸吮。原本只会让我揉捏的奶子,原本只属于我的奶水,都被大姨尽情地享用着。

  大姨的喉咙不停地耸动,并且发出「咕噜咕噜」的吞咽声。随着大姨的吮吸,妈妈的脸居然愈来愈红,一只手竟然下意识地搂住了大姨的软腰,难道妈妈是本能的将大姨当成我了?

  又狠狠地吸了几口乳汁,大姨总算是吐出了妈妈的乳头,然而略显香艳的是,大姨红润的嘴唇边,竟然有一条晶莹剔透的口水丝线连着妈妈的乳头。

  「小玉…快…快过来…你也…赶快喝点…」大姨体内的丧尸病毒已经开始发作了,她的瞳孔开始产生变化,为了抑制体内的病毒,在说完话之后又立即含住我妈妈的乳头,并且用更加激烈地吮吸我妈妈的奶水。

  二姨也抓住了这最后的救命稻草,用尽身体里最后的一点力气爬过来,然后扑到我妈妈身上,张嘴咬住了另一粒小巧红嫩的乳头。

  「啊…大姐…嗯…二姐…啊…哈…你…你们…」妈妈当着我的面被自己的两个姐姐吸着奶水,心中产生了羞耻感,然而这种羞耻感却让妈妈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妙体验。

  大姨和二姨都是一等一的美女,无论身材和样貌都是极为出色,嘴唇自然也一样。

  大姨二姨她们用自己红润的嘴唇裹住我妈妈的奶头,用力地吸着奶水,为了能够不浪费一点一滴,甚至还在吸奶的同时用软濡的舌头在奶头周围舔刮。
  虽然这只是为了将奶水舔干净,但却在无意间起到了挑逗的作用。

  「啊…啊哈…怎么回事…啊…大姐…二姐…嗯…呀…为什么…我…被你们…吸奶头…会…嗯…会…变成这样…」妈妈脸色潮红地看着大姨二姨,声音居然像是在娇喘一样。

  我呆呆地看着妈妈这幅发情的样子,虽然知道大姨二姨是为了克制体内的病毒才这么做,但一想到妈妈在她们两个的吸允之下露出娇喘连连的模样,心中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有一种难受的情绪。

  虽然大姨二姨也都是女人,但我还是产生了愤怒的情绪。

  「妈妈,你没事吧?」我看着妈妈变得绯红的脸颊,在一旁压抑着声音问道。
  「我…啊…嗯…小君…哈…妈妈…都是…为了…救她们…呀…嗯…没事…啊…大姐…二姐…轻点…别急…」妈妈背靠在护栏上,衣服被高高撩起,胸罩被扯下来扔在一边。

  大姨二姨就这样当着我的面,吃着我妈妈的奶子,甜美的乳汁被她们大口大口的咽下。

  「唔…」大姨最先结束,她吐出了我妈妈的奶头之后,一屁股坐在阳台上,一边往外冒汗,一边大口大口地喘气。

  「啊…哈…大姐…你…嗯…没事…吧…」妈妈关心地问。她的另一只乳房正被二姨吸着,声音还是带着娇喘的味道。

  此时,大姨肩膀上的伤口竟然神气地止住了血,而且苍白的脸上重新恢复了血色。但她却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超负荷运动一般,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,汗水像瀑布一样往外冒。

  又过了十几秒,二姨也吐出了我妈妈的奶头,和大姨一样,身子摇晃了一下,无力地瘫坐在地上。

  但二姨腿上的伤口已经止住了血,而且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已经结痂!

  妈妈身体靠在护栏上,我就站在她的旁边,眼神愤怒地看着她,看着她这一副被吸奶吸的露出淫荡表情的样子!

  妈妈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的眼神,而是背靠在护栏上喘着气,两颗雪白的大奶子挂在胸前,挺翘而又浑圆诱人,娇嫩的乳头顶端还在往外渗出奶水,显得格外淫荡。

  「大姐…二姐…你们好些了没有?」妈妈脸红扑扑地对大姨二姨问,连忙用手扯了一下衣服,遮住自己的奶子。

  大姨二姨没有回话,而是瘫坐在地上,浑身都在冒汗。二姨身上那件单薄的黑色晚礼服已经全部被汗水浸湿,贴在自己的身上,凸显出了一个曼妙的轮廓。
  「小情…对…对不起…」大姨瘫坐在地上,表情痛苦地对我妈妈说道。
  妈妈以为是指吸自己奶水的事情,连忙蹲在大姨身前,一边给她擦拭汗水一边说道:「没事的,大姐,只要能救你们,被吸一些奶水根本算不了什么。」
  「不…我…我不是说这个…」大姨左手按在妈妈的肩膀上,右手却往自己的两腿之间探去。

  「那你是指什么?」妈妈不解地问。

  大姨看着妈妈的双眼,自己的理智已经在逐渐被欲望吞噬,她坚持着最后的理智说道:「小情…如果…我没猜错…你第一次和小君做爱…是被某种欲望驱使…而不是完全自愿…对不对?」

  妈妈惊讶地问:「你怎么知道?」

  「我说了…你体内的C3病毒…我也参与了研究…当然清楚…」大姨声音颤抖着说:「这一切都是因为,雌性在感染了C3病毒之后…会迫不及待地与自己最近的血亲雄性进行性行为…如果超过五个小时没有进行性交的话…就会衰竭而死…」

  「什么!?」妈妈被大姨的话惊呆了。

  「而我…已经通过你的母乳吸收了C3病毒…所以…对不起…小情…希望你能…原谅我…」大姨说着,双眼之中最后的一丝理智彻底消失,取而代之的则是彻底的欲望。

  是性欲,是赤裸裸的,不顾一切想要交配的性欲,就像是最原始的母兽一样。
  在十几天前,妈妈第一次和我做爱的时候,就是这种眼神。

  「大姐!你!」妈妈来不及把话说完,就被大姨一把推开。

  「啊!」我被吓得往后退了一步,背部撞在了阳台护栏上。

  大姨竟然直接朝我扑了过来!

  「噗通!」来不及躲闪,我被大姨扑倒在身下,大姨成熟的肉体直接将我压住,我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,大姨她那火热的嘴唇就封住了我的嘴。

  「小…小君…」这时,二姨也带着那种如同淫荡母兽一样的眼神,朝我走了过来。

  二姨露出了一个纯粹被欲望驱使的妩媚笑容,迈着极长的一双美腿,每一步都走的极具诱惑力。紧接着,二姨双手抓住自己身上的黑色晚礼服,用力一撕。
  「撕拉!」曾经价值不菲的黑色晚礼服,被二姨撕成了布条,露出了她那洁白光滑的胴体。

  二姨胸前的一对巨乳没有内衣的束缚,而是用两张乳贴遮住了乳头,防止有凸点。但二姨现在已经成了浴火焚神的淫兽,她竟然撕掉了自己乳房上的乳贴,从阳台上扔下。

  这下子,二姨浑身都几乎是赤裸的,只有最后的一件黑色丁字裤遮住她的私处。

  大姨没有半点停歇,在二姨还没走到我身边之前,她就发起了猛烈的攻势。她用自己身为大人的身体压住了我这样一个小孩子,火热的嘴唇贴在我的嘴上,软嫩滑溜的舌头伸进我的嘴中。而且一只手伸到我的胯间,隔着裤子开始揉捏我的鸡鸡。

  「大姐…二姐…你们…」妈妈看着这荒唐的一幕,大脑一片空白。

              ——————

  以下是苏锦云的另一版本概念图,如果觉得不满意,在结合文字想象的时候就请忽略吧。
   1.jpg (223.28 KB)
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观阴大士 金币 +12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